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
通知公告: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 |  2013-2016年度安徽省社会科学奖(出版类)拟申报项目公示  | 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 | 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 |  关于安徽省教材出版中心招聘市场培训人员的公告  |  招租公告  |  关于征集出版传媒广场商业策划公司的公告  |  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研工作站博士后招生信息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新闻中心产业新闻

媒体融合下沉 发展迭代渐显

  作者: 晓雪  来源: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     Mon Sep 10 00:00:00 CST 2018

  8月21日~22日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,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,更好引导群众、服务群众。这是“县级融媒体中心”这个新机构名称首次在国家级会议上亮相。从央媒到区县媒体,主流媒体在媒体融合新征途中积极探索,一场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深度融合正在悄然改变着传媒生态。
  县级媒体是党领导的基层媒体,对巩固扩大基层宣传思想文化阵地意义重大。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,目的就是将打通基层宣传工作“最后一公里”,将党的政策、方针、路线传播到基层,通过群众的实践和行动转化为促进发展的巨大力量。有学者指出,将县级融媒体中心提高到这么高的高度,主要是战略意义,县一级发挥着重要的承上启下的舆论体作用,其位置很重要。

  全国涌动
  融媒体“县级”样本迭出
  在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大潮中,北京处于“领跑”位置,公开信息显示,北京16个区级融媒体中心均已建立,建设速度在全国领先。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,从目前已有的案例和试点来看,普遍的做法是区县一级广播电视台、政府网站、内部报刊、两微一端(微信、微博、客户端)等所有县域公共媒体资源整合起来,构建融合发展平台。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,也意味着我国的媒体融合已经从中央媒体“下沉”到县级媒体,这是媒体整合的结果,也是打通舆论场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强大需求。
  北京清博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,从今年5月以来重点关注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进展,并深度调研了10个样本,其中不乏北京海淀区和大兴区的融媒体中心建设案例。清博公司副总裁黄丽媛告诉记者,清博也参与了海淀区融媒体中心建设,目前该中心一期工程已经完成,受到了国内同行的高度关注,许多单位纷纷上门学习、取经。
  新成立的海淀区融媒体中心整合了“报、台、网、端、微”资源,以技术平台为支撑、以一体化采编为途径、以综合信息服务为主要内容、以移动传播为主要渠道,搭建起较为完善的多媒融合的现代传播体系。实现内容生产、流程设计、播发调度、效果评价、人员管理、绩效考核、技术支撑等方面的深度融合。海淀区融媒体中心计划用1~2年的时间,全面建成与全国科技创新中心核心区相匹配的具有海淀特色、全国领先的区级融媒体中心。
  此外,海淀区融媒体中心依靠区内研究资源和中关村科技园的技术资源,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、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、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、新浪、今日头条、网易、快手等高校和企业,成立中关村媒体融合发展联盟,打造新型“创新合伙人”。

  网民下沉
  媒体融合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
  今年以来,媒体融合的步骤正在加快,传统媒体持续打造属于自己的新媒体。黄丽媛指出,中央一级的媒体毕竟是少数,区县一级的媒体则数量庞大,因此,区县级融媒体发展也被誉为媒体融合未来最大的机遇。(下转第4版)  (上接第1版)
  另一方面,Z世代(95后)、小镇青年成为互联网“新势力”,中国互联网用户“下沉”趋势十分明显,县域已经成为中国媒体重要的舆论场。腾讯企鹅智库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,三四五线城市网民在整体移动网民中的占比已经超过了一半。从过去一年以来的互联网趋势看,新崛起的商业新贵和创新产品,大部分身上都有着鲜明的“用户下沉”特征,如快手、抖音和拼多多。互联网“新势力”需要正确的引导。
  一方面是传统媒体传统业务的断崖式下滑,一方面是中央对县级融媒体中心的部署,在中央、省市级媒体高蹈融合发展数年后,媒体融合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正式启动。作为一家以新媒体研究、舆情监测、大数据见长的公司,清博较早便介入了区县级融媒体中心的研究和建设工程。
  黄丽媛向记者介绍了10个县级融媒体中心样本的共性,那就是构建的逻辑基本相同,即内容、技术、人才队伍的相融合;从业务层面来说,都涉及到流程改造、跨平台分发、调度管理等;都有制度的顶层设计;因为原有的县级媒体大都属于事业单位,所以新的融媒体中心建设也都有财政预算。
  清博调研的10个样本也反映出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和不足:第一,媒体整合中,各个平台的优势不能形成互补,彼此协作还处于分散、隔离的状态。被整合的大部分都是传统媒体,各自的内容和资源都很强,但技术平台、互联网思维、创新机制比较弱,需要第三方介入。第二,从内容制作流程来看,各渠道都面临信息汇总、编辑、分发、话题策划、营销推广的任务,在某一个领域会偏弱。第三,从管理上来说,融媒体中心的绩效考核面临难题,不同媒体机构的考核标准此前不一样,整合后要实现统一考核。
  不过,黄丽媛指出,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只是手段,最终的目的是更好地引导下沉用户。所以,清博提出,融媒体发展要有一期、二期工程,也就是互联网的“迭代”概念;要从制度建设、业务构建、流程设计上,从基于技术平台,实行技术化、科学化管理上服务于引导用户的功能。
  县域级融媒体中心一旦建设好,其营销价值极大,尤其是本地化需求和本土化服务。这也是当下县级融媒体发展受到各方技术力量加持的重要原因。

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时代出版” 或“来源:本站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者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时代出版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时代出版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